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章 有口难言
    入夜时分,七里店村的行动即将开始,谷槐城里,围绕着刁一贵、杨国新,也有三组行动在同时进行着。狂沙文学网

    冯天冬带着二梁和石头,轻车熟路地潜到刁一贵家大院附近。

    随后,故伎重施,由冯天冬和石头先期潜入刁一贵家中,迷翻院中所有人,二梁在外,负责弄晕看门家丁。

    四人配合默契,行动十分顺利。

    很快,刁一峰家的所有财富都被搜刮一空,冯天冬伪装了一下现场,故意把刁一贵的所谓书房,弄得像是匆忙离去的样子,还弄了一个瓷盆烧了几张纸。

    然后,吩咐二梁捆好刁一贵,找了一块破布堵上他的嘴,装进一个麻袋里,悄悄把他带到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小院,放到事先挖好的地道里。

    嘿嘿,这一下,表面上看,刁一贵是仓皇潜逃。

    刁一贵为什么要潜逃?还有他烧掉的几张纸会是什么?这可有的琢磨了,会让人浮想联翩的,就看中谷造怎么想了。那么,作为刁一贵的亲弟弟,刁一峰又会如何呢?

    这就是冯天冬的计划,当然,私心也有,他要干掉刁一贵,为王婉儿报仇。

    ………………

    另一个行动是在石明飞配合下,高宁军小组的刘石泉带着几个人,敲开了“裕鸿祥”货栈的大门,焦急地叫醒杨国新,告诉他已经暴露,必须立即撤退,不等杨国新有所反应,几个人便裹挟着杨国新,快速离开了谷槐城。

    “裕鸿祥”货栈内的物资自然是不会放过的,石明飞率领小组众人,经过大半夜的辛勤努力,终于把它们全部转移到了自己的仓库,没给鬼子留下任何东西。

    第三组行动,也是由石明飞小组负责,他们来到西关“福运商社”,迷翻哪里的值守人员,将那里不多的钱财货物和账簿文件全部带走。

    ………………

    去七里店村送货的几个刁一贵手下,被凯旋的本鬼子押了回来,刚刚被送到宪兵队审讯室,不等用刑,就把他们的来历一五一十地交待了个清清楚楚。

    听到审讯结果,中谷造愣了,太出乎意料了,接着就是勃然大怒,立刻命人前去捉拿刁一贵。

    时间不长,前去捉拿刁一贵的宪兵回来报告:刁一贵跑了,带着家里的全部财产仓皇逃跑。

    接到这个消息,中谷造更加的怒不可遏,好!好!好!刁一贵不是跑了吗,可刁一峰还在,中谷造命人立刻把刁一峰提来。

    被鬼子宪兵从被窝里提溜出来的刁一峰,迷迷瞪瞪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懵懵懂懂地来到特高课,没想到,迎接他的却是中谷造的一顿大耳光。

    “太君!中谷太君!”刁一峰不明所以地喊着。

    面对着刁一峰,中谷造圆瞪着血红的眼睛,把指挥刀抽出一半,刚要发话,一个宪兵军曹走进来,对着中谷造哇啦哇啦说了几句。

    冷哼一声,中谷造把指挥刀插回刀鞘,一挥手,带头向外走去,几个宪兵押着刁一峰跟了上来。

    很快,众人来到敞着大门的“裕鸿祥”货栈。

    原来,巡街的警察发现了,被石明飞故意大敞店门的“裕鸿祥”货栈,他们感觉有些不对,进去一看,发现里面人无货空,立刻报告了街面上的宪兵。

    中谷造、刁一峰站在“裕鸿祥”货栈里,看着被搬空的仓库,还有同样不见踪影的杨国新,中谷造爆发了。

    回,又是几个耳光扇在了刁一峰脸上。

    “巴嘎!刁一峰,这是怎么回事?刁一贵又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解释吧。”中谷造面目狰狞,咬着牙,从牙缝里迸出这句话。

    刁一峰傻了,懵了,我解释什么?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看着一脸迷茫的刁一峰,跟在他们边的孙宏元,将今晚发生的事告诉了刁一峰,刁一峰更傻了,他糊涂了,完全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刁一峰不知道,中谷造此时已经逐渐有些明白,他们被地下党涮了,被“野鹅”玩了,杨国新早就暴露了,只不过人家一直把他当做一个廉价的物资采购商。

    现在,杨国新的作用已经用完了,估计……,呵呵呵。

    中谷造越想越窝囊,整个特高课、警备队,围绕着杨国新,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嗯?

    也不对?为什么杨国新的失踪也在今天晚上?他是个什么角色?和刁一贵有什么关系?

    杨国新是暴露了吗?还是说,他本就是地下党?

    还有刁一贵!不知道他又是个什么角色?难道他也和地下党有关?

    这个结论,中谷造想都不敢想。

    这时,又有一名本军官走到中谷造面前嘀咕几句,中谷造面上马上露出了狰狞的面容,哇啦哇啦一声大喊,几个本宪兵冲上前就把刁一峰捆了起来。

    顿时,刁一峰目瞪口呆。

    中谷造一挥手,押着刁一峰来到了宪兵队审讯室。

    审讯室里,福山司夫正在仔细询问哪几个送货的喽,看到中谷造押着刁一峰进来,抬眼看了看,就是一声冷笑。

    然后,甩手走出了审讯室。

    福山司夫暗暗庆幸,幸好自己明智,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不然的话,可能现在难受的就将是自己,现在则不然,自己可以尽的看笑话。

    不过,福山司夫还是有些不明白,经过刚才他仔细询问几个刁一贵的手下,反倒搞不清问题出在那里了,是报不准确?还是中谷造无能?以致于把事搞砸。

    不光福山司夫不明白,中谷造同样不明白。

    吩咐手下先把刁一峰关押起来,然后拿起刚刚福山司夫对瘦高汉子的问话记录,看着看着,中谷造更加糊涂了。

    “你是说,你们已经与今晚的八路军交易过很多次了?”中谷造走到高瘦汉子面前,左手抓住他的头发,恶狠狠地问道。

    那汉子想点点头,可发觉自己头发抓在中谷造手中,脑袋根本动不了头皮一阵生疼,不由叫出了声。

    “啊……”

    接着,哭丧着说道:“啊!是的,太君,啊……,是交易过几回,可我不知他们是八路军啊,以为他们只是普通商人。”

    中谷造睁着血红的眼睛,抬起右手就是两个耳光:“你说!刁一贵的这些武器药品是从哪里来的?那些统制物资是从是从哪里来的?”

    “武器药品我可不知道,其他物资是从‘裕鸿祥’货栈提出来的。”

    啪!啪!

    又是两个耳光,中谷造有些发懵,浑颤抖着,嘶哑着声音问道:“你说什么?与八路军交易的货物都是杨国新提供的?”

    “啊……,是!啊……,也不全是,有一部分是的!”富品中文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