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327章 王大官人你为何如此的优秀?(第二更)
    第1327章

    之后便是马枪,马枪其实也就是考验将士们骑术的灵活程度,前面是一堵长约五十步的矮墙,矮墙之上,摆放着六个木人,而在木人的脑袋上方,还立着木板。

    而举子端着一杆类似于马槊的马枪,策座骑前奔,设法将木板打落,戳落。中木板连同木人齐落者为下等,中木板落而木人不落,也有木人落者为中等,唯木板落四块以及上,木人皆不落者为上等。

    骑射与马枪这两项,在过去的武举,或者说近五六十年来的武举,几乎就没有出现过上等,为何?一句话,大宋缺马。

    神宗后期,特别是在乐永城兵败之后,整个大宋的骑兵不足一万之数,而且都多在边镇之地。就连身为大宋帝都的东京汴梁,也不过仅有一千禁军骑兵拱卫天子。

    也是直到王大官人在那陕西之地,对敌西夏连连大捷,连俘带降,获取了十数万匹战马,让大宋的军方幸福得都差点想要泪流满面。

    之后的辽夏联军大战之后,又让大宋再一次赚得钵满盆满,如果大宋的骑兵,已然达到了十五万之众,可以算得上是鸟枪换炮的节奏,更何况,陕西北路六州之地的牧场,再加上稳定的西域商贸往来。

    使得大宋的马匹增量达到了一个可观的数字,这也是为何王洋敢造马车,并且朝庭也默许四轮马车向全国泛滥的原因所在。

    但是时间仍旧不长,所以,这一次的武举,骑射与马枪,能够拿得到上等的,怕仍旧会少之又少。

    先武学,然后便是太学武科,之后才是那些民间武举举子,而那两个一心想要跟王洋拼个高下的郭裳与徐衡,在看到王洋是武学第一个领到号牌的,这两人都跑去跟人交换了号牌。

    如此一来,郭裳,徐衡,王洋,三人就排在了一起。

    看到这两个家伙就站在自己身边,王大官人却一点也没在意,只是时不时的扭头跟身边那些太学的武科举子们瞎扯蛋。

    每十人一轮,没用多久,就轮到了王洋与郭裳、徐衡等人出列参加步射,徐衡这位对自己箭术无比自信的武学举子率先大步出列,站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前。

    拿起了那张摆在射位上的弓,在手中试了试后,这才把目光落到了已经站到了自己身边的王洋身上。

    而此刻,王洋根本就不为外物所扰,沉静地站在了射位上,抄起了弓,试了试弦后,便抽出了一只箭,搭到了弓弦之上,稍一瞄准便松开了手指。

    仙嗡一声弦响,五十步外的箭靶之上,扬起了草屑,王洋不由得暗松了一口气,虽然命中,但是明显箭矢稍稍遍出了正中的红心。

    不过这倒无所谓,毕竟这又不是奥林匹克大赛,也不是之前的国子学与太学之间的友谊赛按着环数来计算胜负,这里只要你射中,那就是射中。

    王洋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引箭而发,一一中的,不大会的功夫,六只羽箭,皆中箭靶。

    这个时候,身后边的一票太学武科的学子们自然是眉飞色舞。“学正牛逼,学正厉害,学正六六六……”

    一干马屁精,王大官人用一种温和的目光扫过这帮子弟子,赶紧抬手示意。“行了行了,莫要再喧哗,惹来人警告就不好了,记住了,都给我好好努力,别丢了咱们太学的脸同,也别丢了本学正的脸,知道吗?”

    王洋这才转过了头来,徐衡与那郭裳也皆已经射完箭矢,徐衡神箭手之名倒真不是吹出来的,六支羽箭,全都集中在了靶心附近。

    反观那郭裳,则显得有些懊恼,他所射的六只箭中,中了五中,却有一支箭擦着箭靶边缘飞走了,虽然也得了个上等,却只能是上等五中,自然比不得王洋与那徐衡的上等六中。

    #####

    接下来的长垛,王洋仍旧保持着其火热的竞技状态,不过这一次,王大官人千里马也失了一次蹄,六射只中了四,而那郭裳更是不堪,则只中了三,唯有那徐衡,仍旧保持着完美的战胜,六射六中。

    这下子,徐衡虽然颇为自得,可是内心里边却已然渐渐地慎重了起来。“怕是咱们之前倒小看了这位王学正了,他的箭术也着实了得。”

    “箭术我或许不如他,但是,武举的科目还有的是。”郭裳愤愤不甘地捶了捶自己的大腿,瞪着眼,看向那六箭中四的王洋,很是郁闷。

    王洋很满意,虽然也有些遗憾有两支箭射歪了,但是,王洋却已然笃定,郭裳与那徐衡虽然真如传闻中所言一般,都是百年难遇的天才型人物。

    “我王大官人则是全材型人物,慢慢来,不着急……像我这样优秀的天才,就需要一些对手来刺激,不然,这样的武举会元,也拿来太索然无味了。”王大官人很是洋洋自得的想道。

    接来来的骑射,这几年来,在陕西路真可谓是天天骑马,日日玩箭的王大官人终于以六发全中的成绩,让徐衡这位射手天赋极强的天生射手脸黑得犹如锅底。

    徐衡的射手天赋极强,但问题在于,天赋是天赋,还需要无数次的艰苦练习,才能够发挥天赋。

    可惜,徐衡虽然射手天赋极强,可是他终究是一直生活在民间,去岁才进入了武学。只有在武学里边,他才开始接触到座骑,亦才开始接触骑射。

    时间终究太短,现加上今日运气又稍差,结果就是他六箭之中,最开始那一箭居然是斜飞出去,别说中靶,直接就从箭靶一尺旁斜飞出去。

    而那郭裳,倒是仍旧发挥稳定,虽然未能超水平发挥,可仍旧是四箭中靶。

    接下来的马枪,王大官人只扫落了四块木板,得了个上等,而那郭裳却扫落五块,总算是强过了王大官人。

    而徐衡倒与王洋一般同样击落了四块木板,让他长出了一口气,至少自己与王洋之间的比拼,并没有拉下,只是互相之间在一项科目之上各有领先,算是打平。

    只不过,他们这边刚刚结束马枪的考校,之前的骑射场上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那是那票西北将门世家的子弟们正在正常发挥着他们的竞技水平。

    连续又有三人都是六发五中,这样的成绩,瞬间就让原本对自己箭术引以为傲的徐衡的脸色难看无比。

    而旁边不少正在密切地紧盯着王洋与那郭裳与徐衡三人考试结果的八卦群众们正在小声地嘀咕不已。

    “看来这王巫山还真不是在信口开河,你们看,前四项的考校科目,他可是全拿到了上等,之后的那些科目,若是他也能全拿到上等的话,怕是……”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