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981章 离间2
    徐庶痛斥白马羌,甚至威胁准备拿人质开刀,不过是想让白马羌明白,协议期内其他部落对飞地发起军事行动,最可能付出代价的必然是白马羌,明面上敲打白马羌,暗地里搞挑拨离间,强行在羌人阵营中制造出裂痕。

    白马羌被徐庶恐吓得越厉害,对黄牛羌为首的主战族群怨恨也就越深。屁股决定脑袋,绝大多数部落未必在乎人质死活,但苦主白马羌肯定在乎,开战无论胜负,白马羌都可能成为迁怒对象,无论白马羌参战初衷是什么,不希望被俘族人无辜丧命都是必然的。

    黄牛羌族长轻而易举挑动其他部落开战,靠的不仅仅是大部落影响力,还有汉羌间强烈的不信任,在羌人世界里,“汉人奸诈无信”观念根深蒂固,黄牛羌族长质疑汉家女子是否存在,诸多部落立即认定是汉家的缓兵之计,正是这种不信任感作祟所致。但白马羌并不这样认为,他们有族人被俘虏,到目前为止逐鹿领没有违反约定,道义无亏,白马羌只得承认且继续期待逐鹿军守信用,同时对任何企图打破约定的行为深恶痛绝。

    很显然,徐庶的挑拨放大了白马羌对主战部落的不满。

    煞费苦心折腾这么久,离间白马羌和主战部落到底值不值?

    当然值!

    徐庶离间的可不只是白马羌。

    白马羌是直接受害者,但不要忘了,白马羌在汉羌边境有相当影响力,附近很多部落愿意给他们面子,这也是白马羌初时能控制局势的关键原因,白马羌离心离德,必然对与其交好部落产生影响。抛开白马羌朋友圈因素,某种程度上,白马羌这次相当于被集体出卖了,开创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其他部落心中难免犯嘀咕,白马羌可以被卖,其他部落自然也可能被出卖,谁敢保证自家部落不会有人被俘?

    有机会让高原羌难以形成铁板一块,徐庶这样的智士自然不会放过。

    这就是徐庶不惜客串酷吏,持续压榨、挑拨白马羌的原因。

    如果贾诩在这里,即使明知道白马羌无辜,贾诩也不会旨意杀些人质,一则继续深化汉家凶残形象,二则白马羌肯定会将杀人的帐算到同伴身上,杀的人质越多,白马羌对主战部落的怨恨越深,何乐而不为?

    但徐庶不是贾诩,除非万不得已,徐庶干不出那么冷血的事。

    既已成功挑起白马羌对主战羌人部落的愤怒,徐庶也没必要过为己甚。无论怎么说,杀俘这种事怎么看都不光彩,做过头会落下污点,很难洗清,考虑到逐鹿领主形象向来伟光正,如今又混到诸侯层级,更应该爱惜羽毛,徐庶宁愿用相对温和的方式解决问题。

    说服为主,以德服人。

    不杀人立威,威慑力自然会弱一些,好在王级谋士智商方面绝对碾压,威慑不足部分可以用嘴补。徐庶认可白马羌的解释,于是不再苛责白马羌,转而对那些把白马羌人质置于危险境地的主战部落大肆挞伐,直言其自私,罔顾民族大义,任何有良知的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卑劣行径,逐鹿领虽与白马羌是敌对关系,但还是对主战部落表示强烈愤慨和严重不满,并对受害者白马羌表示由衷同情……

    白马羌代表最初十分错愕,但很快坦然接受来自敌对阵营的殷切关怀,对逐鹿领肯仗义执言心存感激,随之而来的,就是对同胞阵营的深切失望。徐庶不经意间指出,或有人想借刀杀人重创白马羌,以便逐步吞并白马羌,最终将白马羌与汉人交易渠道据为己有时,白马羌代表如梦方醒,愤怒之情再无法遏制。

    送走白马羌代表,徐庶神情怅然。

    鱼不智钻了出来,问道:“怎么了?”

    “有点不忍心。”徐庶叹道。

    作为谋士,设计敌人获取优势是本职工作,本不该有同情敌人的情绪,可那也得看对谁。汉家内斗,大家都不是省油的灯,各展其能,你来我往,好不热闹,胜利者颇有成就感,但高原羌人于权谋计略之道只是入门水平,欺诈诱导他们易如反掌,象是世界拳王欺负小朋友,以徐庶的人品和智计,自然不会感到自豪,反而油然生出几分罪恶感。

    鱼不智哈哈一笑:“早说过你不适合干这种活,我跟他们谈更合适。”

    “不可让主公清誉受损。”徐庶正容道。

    高原飞地目前形势一目了然,敌强我弱,敌众我寡,逐鹿领兵力有限,虽有强兵悍将,也绝无可能长期硬扛羌人猛攻。能否在敌军内部制造分裂,使羌人难以齐心协力,是逐鹿军能否在高原上站住脚的关键。要挑拨离间,自然得有人当恶人,鱼不智不介意当恶人,但徐庶坚持要维护鱼不智声誉,即便某些做法会脏了自己手亦在所不惜。

    这时候旧事重提,徐庶立场依然不变,但心中的负罪感却是淡了许多,徐庶心思玲珑,旋即明白鱼不智的苦心。看似一句闲话,其实是在暗示徐庶在为自己背锅,既是为主背锅,毋须对自己过多道德拷问。

    鱼不智很快岔开话题:“子均那边有消息吗?”

    “天下那边说,賨人小队尚未到达。”

    飞军夜奔,逐鹿领很快派賨人小队搜索和接应,但最后发现贾珠小队成员的山谷距飞地百里,且飞地附近羌人数量渐多,賨人得避过羌人耳目,白天行动尤其得小心。

    为安全起见,这几天飞地外面几乎没有逐鹿军活动,天下众担负起了侦察和搜索任务。羌人联军对走出据点的白毦和賨人佣兵赶尽杀绝,对在外晃悠的玩家态度却显得友善很多,只要玩家不作死攻击或接近羌人,羌人通常也不会主动攻击玩家。

    究其原因,应是浮屠对玩家的保护措施,毕竟现阶段玩家是弱势群体,又是作死小能手,有热闹可看时浑不知危险为何物,虽刀山火海亦敢趋之。玩家不可能忍受被NPC象宰鸡一样干掉,浮屠无法阻止玩家对冒险的执着,就只能给予玩家观战权。而浮屠的保护也是有限的,除玩家需保持中立外,路上野怪和野兽可不会给玩家面子,碰上只能自认倒霉。

    总的来说,天下众只要小心避开高原上的野兽,安全方面不用太担心。

    鱼不智则比较悲摧,逐鹿领是羌人报复对象,无法享受攻击豁免,只能呆在据点,无聊至极。

    “山谷那边谁在盯?”

    “久久发。”

    鱼不智大讶:“他不是应该呆在据点居中联络吗,外面人手不够?”

    徐庶欲言又止:“不是,他主动要求外出。”

    鱼不智眼前一亮。

    有问题!
为您推荐